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云南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

你好!歡迎來到義烏國際貿易綜合信息服務平臺!

今天是

平臺公告

推薦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外貿資訊>推薦資訊
國際貨幣體系改革與人民幣正式加入SDR
日期:2016-09-26 來源:中國人民銀行 瀏覽量:25961

 

2016101日,人民幣將正式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這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在不久前閉幕的二十國集團(G20)杭州領導人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指出,G20應不斷完善國際貨幣金融體系,充分發揮SDR的作用。G20各國一致響應習近平主席倡議,在杭州峰會上形成增強SDR作用共識的重要成果。

人民幣成功入籃SDR

隨著中國經濟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的不斷提升,近年來國際上建議將人民幣納入SDR的聲音日益增強。2015年適逢IMF五年一次的SDR審查,人民幣加入SDR面臨難得的歷史性機遇。黨中央、國務院高瞻遠矚、審時度勢,及時作出了推動人民幣加入SDR的重要戰略部署。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馬凱副總理相繼作出重要指示。人民幣加入SDR的工作全面展開,有序進行。

與此同時,我領導人在較多國際會議和雙邊場合就SDR發表重要觀點,與美、英、德、法、俄、印等國就SDR問題密切溝通,凝聚共識。20159月,中美兩國元首會晤后發表聯合聲明,美國明確支持人民幣在符合IMF現有標準的前提下納入SDR籃子。20153月,李克強總理在會見IMF總裁拉加德時指出,人民幣加入SDR既表明中國愿意參與國際合作來維護世界金融穩定,本身也有利于中國資本市場、金融領域進一步的開放。李克強總理在會見德國、美國、英國領導人時也多次談及國際貨幣體系和SDR問題,與各方達成廣泛共識。

在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下,中國人民銀行會同多個部門與IMF密切配合,就SDR審查標準、數據、操作等問題開展了深入的交流與合作,解決了一系列技術難題,為人民幣入籃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基于各方的普遍共識,20151130日,IMF執董會認定人民幣為可自由使用貨幣,決定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并于2016101日正式生效。人民幣成功入籃,對于中國和世界是雙贏的結果,既代表了國際社會對中國改革開放成就的認可,有利于助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穩步向前,促進我國在更深層次和更廣領域參與全球經濟,也有利于增強SDR自身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

在推動人民幣加入SDR的同時,中國開始積極籌辦G20杭州峰會,黨中央、國務院從戰略的高度出發,決定結合人民幣加入SDR,在G20框架下繼續推動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并討論增強SDR的作用。這一決定既順應了新形勢下國際社會對討論相關問題的強烈意愿,也重啟了此前因為種種原因而中斷的G20框架下的相關討論。事實上,關于超主權貨幣的討論可以追溯到20世紀30-40年代,當時在討論建立一個有序的、可自主調節國際收支失衡的國際貨幣體系時,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曾提出建立超主權貨幣“班柯”。20世紀60年代,IMF創立了SDR,以緩解當時國際貨幣體系面臨的儲備資產不足的嚴重問題。之后,國際社會圍繞擴大SDR的使用等問題進行了若干探索,后來由于國際貨幣體系總體趨于穩定,這方面的討論在20世紀80年代后不再活躍。

這輪國際金融危機重新引發對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關注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G20因此由財長和中央銀行行長會議的機制升級為領導人峰會。從G20峰會誕生之日起,各國領導人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國際金融危機爆發的原因和如何避免危機再次發生。當時,一種有代表性的觀點是全球失衡導致了國際金融危機,全球失衡的原因則是“全球儲蓄過剩”,特別是中國等東亞國家的儲蓄過剩。這種觀點實際上是把危機爆發的原因歸咎于中國等東亞國家,認為以中國為代表的高儲蓄國導致全球失衡是危機的根源。在此背景下,2009G20倫敦峰會前夕,中國人民銀行周小川行長發表了題為《關于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的文章,指出國際金融危機凸顯了國際貨幣體系的內在缺陷和完善全球金融架構的必要性。金融危機再次警告我們,必須創造性地改革和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推動國際儲備貨幣向著幣值穩定、供應有序、總量可調的方向完善,才能從根本上維護全球經濟金融穩定。文章強調,應特別考慮充分發揮SDR的作用,建立起SDR與其他貨幣之間的清算關系,推動在國際貿易、大宗商品定價、投資和企業記賬中使用SDR計價,推動創立SDR計值的資產,進一步完善SDR的定值和發行方式。周小川行長的文章回應了“高儲蓄國責任論”等說法,指出本輪危機爆發的原因主要在于國際貨幣體系的內在缺陷,激發了國際社會對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熱烈討論,以及對增強SDR作用的關注。自此,完善國際貨幣體系和增強SDR的作用開始納入G20峰會議程。

G20戛納峰會初探SDR擴籃及增強SDR的作用

2011年,法國擔任G20主席國。法國一直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倡導者。20世紀60年代,當時的法國財長德斯坦就曾批評美元獨大,擁有“超級特權”,多次提出應改革國際貨幣體系。法國也是推動IMF設立SDR的主要國家之一。2011年擔任G20主席國后,針對國際金融危機暴露出來的問題,法國將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作為G20戛納峰會的主推議題,并設立后來被稱為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的工作機制。20113月,法國還特別選擇在中國南京舉辦“G20國際貨幣體系高級別研討會”,以體現對中國提出的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主張的認可,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專程赴南京參會。會上,G20各方就現行國際貨幣體系的缺陷和改革方向坦率交換了意見,并專門討論了如何增強SDR的作用、增加SDR的代表性以及探討SDR貨幣籃子新標準。中方還在2011年提出了“影子SDR”的概念,建議對金磚國家貨幣加入SDR進行模擬測算,引發了各方的思考和研究,為后來G20IMF積極考慮擴大SDR貨幣籃子、特別是人民幣加入SDR進行了鋪墊。2011G20戛納峰會上,各國領導人一致同意應不斷調整SDR貨幣籃子的組成,以反映各國貨幣在全球貿易和金融體系中的地位;認為擴大SDR貨幣籃子對于增強其吸引力、提高其作為全球儲備資產的影響力十分重要;并同意繼續研究擴大SDR的作用。這是G20第一次對國際貨幣體系特別是SDR進行重點討論。遺憾的是,2011年下半年歐債危機爆發,國際社會的注意力重點重新轉向危機應對,關于國際貨幣體系的討論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深度。此后,由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革遲遲無法落實等多種原因,G20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在2014年中斷了。

從戛納到杭州,G20系統研究增強SDR的作用

2015年以來,伴隨著人民幣加入SDR的進程,中國與各主要大國就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問題進行了深入溝通,各國普遍期待中國在這一重要議題上繼續發揮領導力。與此同時,主要儲備貨幣國家貨幣政策出現分化,全球出現了資本流動和匯率的劇烈波動,G20各國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有強烈的意愿加強對國際金融架構問題的討論,推動必要的改革。中國審時度勢、主動謀劃,將完善國際金融架構作為今年G20杭州峰會的重點議題,并重啟了G20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邀請法國和韓國擔任工作組主席,并由IMF提供強有力的技術支持。

思想交匯,國際社會激辯SDR的作用。在G20的推動下,國際社會對增強SDR的作用展開了熱烈的討論。為順應法國延續2011年南京研討會機制的熱切期待,中國人民銀行與法國財政部于20163月在巴黎聯合舉辦了“從南京到巴黎:國際金融架構高級別研討會”,這是G20第二次就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問題舉行高級別研討會。人民銀行周小川行長在會上全面系統地闡述了對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主要議題的考慮和設想,指出國際社會應循序漸進地增強SDR的作用,包括以SDR作為報告貨幣和發行SDR計值的債券。他表示,使用SDR作為報告貨幣使得資產負債表更為客觀,更有利于公眾理解;使用SDR計價比單一貨幣更為穩定,特別是在主要貨幣匯率大幅波動時;將SDR作為報告貨幣還可以影響金融市場的投資行為和商業模式,從而帶動更多對SDR的需求。來自官方、金融機構和學術界的各方代表在巴黎進行了熱烈并富有成效的討論,開拓了思路,引發了思考,為下一步G20的討論打下了基礎。

多措并舉,G20系統討論增強SDR的作用。作為主席國,中國在G20框架下引導各方對于增強SDR的作用進行了系統的討論。剛開始,雖然絕大多數國家認為SDR作為儲備資產的作用未得到充分發揮,也認同增強SDR的作用有助于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性和韌性,但也有部分國家擔心很難取得進展,或者很難落實。中方強調,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擴大SDR的作用不能一蹴而就,但應從現在做起。通過不斷的討論溝通、分析論證,中國與美、英、法、俄等G20主要大國之間逐步達成越來越多的共識。其中,20159月和20169月,中美兩國元首在兩次會晤時就國際貨幣體系的改革和發展達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識,雙方均贊同需要維護和完善現有國際貨幣體系,認為國際金融架構正不斷演進以應對在規模、范圍和多樣性方面都在發生變化的挑戰。美國歡迎中國在國際金融架構中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并特別強調支持人民幣加入SDR,支持對擴大SDR的使用進行研究。

在廣泛聽取各方意見的基礎上,中方引導G20各方,從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確定了實際、可行的策略,與G20各方一道從SDR作為報告貨幣和發行SDR債券兩個方面擴大SDR的使用,得到了各方的普遍支持。作為表率,中國率先于20164月初同時以美元和SDR發布了外匯儲備數據,為稍后在華盛頓舉行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討論SDR作用創造了條件,提供了動力。根據G20廈門財政和央行副手會的討論,中國又于20166月底發布了以美元和SDR作為報告貨幣的國際收支和國際投資頭寸數據,得到各方的積極反響。831日,在G20杭州峰會前夕,世界銀行在中國銀行間市場成功發行了首期SDR債券,規模為5SDR,吸引了約50家銀行、證券、保險等境內投資者以及境外央行類機構的積極認購,認購倍數高達2.47,顯示了SDR債券的巨大吸引力。SDR債券的成功發行,為國內國際投資者資產多元化配置提供了新的選擇,有利于豐富中國債券市場交易品種,也為G20杭州峰會就擴大SDR使用達成重要共識作了有力的鋪墊。

G20要求下,IMF還撰寫了《加強國際貨幣體系的報告》、《SDR的作用:初步考慮》等專題報告,梳理了SDR的發展進程及相關問題,并就如何增強SDR的作用提出了技術性建議,為G20的討論提供了堅實的技術層面支撐。

水到渠成,杭州峰會收獲豐碩成果。20169月初,在中國人民銀行的倡導下,經所有成員討論通過,G20國際金融架構工作組向杭州峰會提交了《二十國集團邁向更穩定、更有韌性的國際金融架構的議程》,獲得了G20各國領導人的審議通過。各國領導人歡迎人民幣于2016101日正式納入SDR貨幣籃子,支持正在進行的在擴大SDR使用方面的研究,如更廣泛地發布以特別提款權為報告貨幣的財務和統計數據,以及發行SDR計價債券,認為這有助于增強國際貨幣體系的韌性,并特別在領導人宣言中提及了世界銀行于峰會前夕在中國銀行間市場發行的SDR債券。

這是G20第一次對于增強SDR的作用進行了如此系統而深入的討論,并付諸于實際行動,得到領導人層面明確具體的支持。中國在整個進程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領導力,激發了全球范圍內對于SDR問題的關注,為推動完善國際貨幣體系改革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展望未來,增強SDR的作用是一項長期而艱巨的工作,任重而道遠。中國將與G20各方一道,從杭州再出發,繼續共同推動國際金融架構的不斷完善,從根本上維護全球經濟金融穩定。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赚钱游戏棋牌 AG日本武士开奖 六人通比牛牛 不倒翁投注法反过来用 经典三公游戏下载 欢乐斗地主好友一起玩 富宝彩论坛 炸金花出老千教学视频 极品飙车连击5怎么 巨丰投资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