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云南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

你好!歡迎來到義烏國際貿易綜合信息服務平臺!

今天是

平臺公告

境外風險預警

國際機構警示全球主權債務風險
日期:2019-02-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瀏覽量:447

       近來,國際機構相繼發表全球主權債務報告,警告主權國家債務額急劇上升將成為沉重負擔,未來10年主權違約或將再次抬頭,主權信用風險值得警惕。

  主權債務猛增

  標準普爾公司日前預計,2019年主權國家借款規模將相當于7.78萬億美元,較去年增長3.2%。隨著主權國家借款額的上升,今年全球主權債總量將增長至50萬億美元。路透社的報道稱,如果加上匯率變動因素的考慮,50萬億美元的主權債總量比去年增長幅度將達到6%。

  在新增借款中,大部分將是長期債。標普分析師Karen Vartapetov表示,預計將有5.5萬億美元用于到期長期債務再融資,占比達到70%;估計凈借款需求為2.3萬億美元,相當于有評級的主權國家GDP的2.6%。

  此前,經合組織(OECD)在最新發布的2019年主權債務展望報告中也預測,今年年末各成員國的新增債務規模將達到11萬億美元,超越金融危機期間的紀錄10.8萬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8年,經合組織未償還政府債務總額翻了一番,由于超過了實際經濟增速,債務占GDP的比率從49.5%上升到72.6%。雖然新的債務發行計劃將進一步提高未償還政府債務的數量,但考慮到各國經濟將持續增長,預計2019年的債務與GDP比率將保持在72.6%。根據其去年11月發布的經濟展望報告,經合組織預計今年全球經濟增速為3.5%。

  經合組織也注意到了長期債務增加的現象。報告顯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時,為了保證市場足夠流動性緩沖,政府短期國債發行比率一度超過55%,相比之下,長期融資工具的占比則在40%左右。危機結束后的十年里,在寬松的貨幣環境和擴張財政政策的支持下,OECD各成員國傾向于使用中長期融資工具。由于利率逐漸上行,債券收益率上升壓力增大,政府在對現有債務進行再融資或者發行新債券時必須面對更高的成本,去年經合組織曾預計,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每上升1%,將對GDP未來三年產生0.3%的拖累。不少國家因此正在增加長期債務的發行以減少未來每年的再融資需求。比如,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等國家已經發行了期限30年以上的債券,而奧地利、比利時、愛爾蘭、墨西哥則推出100年期的超長期債券。隨著美聯儲和英國央行先后加息,歐洲央行結束QE,各國正逐步退出非常規貨幣政策。

  美國成重災區

  經合組織的報告指出,金融危機以來的低利率以及市場環境穩定等有利的融資條件是導致發達國家公共債務激增的主要原因,在利率上行的背景下,發達國家政府債務高企或將對其財政構成“重大挑戰”。

  報告還說,雖然經合組織36個成員國債務均有不同程度擴張,但增量主要集中在美國。經合組織稱,2018年美國新增債務規模居首,在美聯儲啟動縮表的壓制下,美國財政部國債凈發行額提升至1.34萬億美元,是2017年的兩倍以上,今年這種趨勢將延續。

  美國財政部此前也表示,2018年美國國債發行總額超過1.3萬億美元,是2010年以來最大的新債發行規模。

  最新數據顯示,美國國家債務首次突破22萬億美元大關,從21萬億美元增加到22萬億美元僅僅花費了11個月;家庭債務也升至歷史新高,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期的峰值高出7%。如今美國正面臨財政赤字和債務問題的雙重壓力。

  惠譽主權評級全球負責人麥考馬克表示,全球利率開始走高讓很多國家在金融緊縮環境下處于非常不利的狀況,特別是對那些債務高企的國家,美國的情況尤為突出,如今美國債務總額是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英國債務總和的近10倍。

  新興市場需警惕

  盡管新興經濟體主權債狀況相對好一些,規模也小于發達國家。但各國經濟體制不同,一些國家容易受到發達國家政策外溢影響。去年的部分新興市場貨幣危機就是一例。隨著美元指數走強,一些新興市場遭遇大幅拋售,令市場擔憂其債務償付能力。

  穆迪去年年中的報告曾發出警告,美元走強、美債收益率攀升的情況下,新興市場對投資者的吸引力下降,新興市場的債務狀況也愈加脆弱。特別是新興經濟體債務期限較短、財政規模較小,難以應對不斷上升的債務成本,在遇到全球金融狀況趨緊的情況下,將表現得最為脆弱。穆迪認為較弱的新興市場和前沿市場國家面臨的風險最大。標普則將阿根廷、巴西、埃及、黎巴嫩和巴基斯坦列為債務負擔不可持續的國家。

  哈佛教授萊因哈特也指出,累累負債、貿易弱勢、全球利率走高、經濟增長停滯都是新興市場引發投資者憂慮的理由。新興市場收入水平較低,利率走高后將面臨大量的償債困難。她還表示,一些新興經濟體內債和外債的界限模糊,不少內債也由非本國人持有,從而加大了風險。

  惠譽最近警告稱,2019年新興市場將面臨更多的逆風。惠譽評級最新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在2019年評級下調的可能性高于上調的可能,因新興市場不斷提高的外債水平使其更容易受到美國利率上升以及美元走強的影響。歐洲地區的新興市場受益于德國經濟增長,評級可能會相對正面,亞洲地區新興市場評級預計保持穩定,而拉美、中東和非洲的新興市場,外幣債務占比較高,是風險敞口最大的國家,信用評級下調將會對這些國家產生較大影響。根據CMA數據顯示,在前景不佳的低評級主權債務中,截至2019年1月25日,阿根廷五年期信用違約掉期所衡量的債券風險指數在過去一年上漲了近400個基點至628。

  分析人士認為,新興市場也存在一些樂觀因素。美聯儲放緩加息步伐、外部環境目前仍較穩定等都是有利因素,在經歷了去年貨幣沖擊后,今年新興市場吸引了大量資金。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平台骗局 足球竞彩计算器 足球比分分析 重庆时时论坛 新畺时时彩三星和值 新疆时时开奖号码票控 今日足彩对阵 pk10全天计划网页2期版 骰子大小单双玩法规则 打麻将必胜绝技